新闻详情

陈泓短篇小说《冬阳沐梅》

发表时间:2020-12-10 10:35作者:陈泓

微信图片_20201210091548.png


冬阳沐梅(短篇小说
文/陈泓


陈冬阳说世上只有两种人:男人女人。詹小梅说还有两种人:活人死人。
陈冬阳说:这个时候要说点吉利的。
早上从家里出发好像不会下雨,怎么这会儿阴云密布,一副快要下雨的阵仗。
看来天气预报也不可靠。
詹小梅身体有点发冷,现在心里也不暖和了。
快点嘛,你们两个在磨蹭什么!?
走在前面的老人花白头发,皱纹像路一样坑洼,脸色越来越阴沉。
你快点,要下雨了……
走在中间的儿子穿一件深红色的夹克,头发是新做的,胡子明显刚刮过,高高瘦瘦有点斯文。儿子也有点焦急,催了一下又沉默不语了。
身后的女孩瘦小身材,像个中学生穿一身大红衣服总感觉有点异样。她亦步亦趋,似乎并不着急赶路。
龟儿子,你还去不去了,都几点了,挨摆子哟……
老头骂开了,激动时青筋暴露,面色发红,头发也悄悄立起来了,像根根银针,扎得人心慌。
儿子不敢言语,回身拉了女孩的手就加快了脚步。
你把我手捏痛了。
女孩带着哭腔扭扭捏捏,雨点就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新华镇婚姻登记处,办结婚证的人出双入对,个个脸上洋溢着喜气。
终于轮到他们了。
同志,你们办结婚证还是离婚证?
儿子忙说:结婚,结婚……
看你们阴沉着脸我还以为你们离婚呢。
这个同志怎么说话的?老人有点生气。
哦,对不起!对不起!年轻人把你们身份证和照片拿来。
陈冬阳,男,1976年6月3日出生。
詹小梅,女,1988年7月5日出生。
陈同志,我问下,你是一婚还是二婚?是离异还是单身?
一婚。单身……陈冬阳红着脸,声音很小,他不确定对方听到了没有,也不敢看对方的眼神。
要如实回答哟。
不是如实回答,还是在撒谎啊?!
老人提高了嗓门。
哎呀,吵什么?太不吉利了。
其他办证的人纷纷表示不满。
办证的人开始埋头干活,老人在屋里来回踱步,儿子低头不语,小媳妇梨花带雨。
好了,下一位。麻烦你们让一下后面的……
办证人面带愠色。
老人吐了一口气。
龟儿子,走了!这屋里有点闷。


夜色苍茫,詹小梅迷糊地睡下了。一个中年男人不声不响地来到了她的身边,露出温和又疲惫的笑容,长方形的脸被太阳晒得黢黑,满身的泥土像是来自农村、工地抑或远方。
爸爸给她递过来一包糖。
吃吧,多吃点,把生活的苦都包裹起来。
很久没有见到爸爸了,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想要喊却又无力叫出声来。爸爸正要说
什么突然也哽咽了,他们紧紧拥抱任泪水如洪水般决堤而下。
爸爸,你不要再走了。不要去工地,工地很危险,不要去远方,远方太遥远。爸爸,我长大了,你歇歇吧,你太累了。
爸爸摇着头,说的话詹小梅一个字也没听清楚。
詹小梅努力伸手去拉住爸爸,可爸爸像一团空气,轻飘飘地就走远了。


詹小梅在西市做保姆,雇主是个60上下的胖老头,头发永远向后梳,嘴里镶了两颗大金牙,人称黄大牙。黄大牙不笑的时候像个干部,笑起来的时候像个暴发户。病人是他的老婆,半身不遂丧失了语言能力。儿子娶了个俄罗斯女人,女儿30好几还没出嫁据说要丁克。
詹小梅每天的工作就是煮饭,打扫卫生,给病人端茶倒水。看似简单,似乎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
梅,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
詹小梅不想过去。
你说嘛,有啥事,我还要干活呢。
是这样的,你爸爸在工地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了,叫你回去一趟。你马上收拾东西回去吧,完了赶紧回来,不回来工资一分钱也拿不到哈。
哦,知道了。
詹小梅很久没有回家了,也没钱买手机,每次请假主人都推三阻四,这次难道是良心发现了?


詹小梅买好车票匆忙往家赶,爸爸怎么了?她恨不得一下飞到爸爸的身边,可是越是这样想,路越是漫长。
下车的时候天已黑了,黑得让人害怕。到了村口,有哀乐传来。远远看见自家庭院灯火通明,好像有很多人。
詹小梅心里一紧,发疯似地跑了起来,脚下的路变得又窄又坎坷,一路上摔了好几个跟头,衣服都刮破了。
爸爸的遗体停放在院子中间,她强忍着泪水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向前,突然脚下一软扑通跪倒在爸爸身前。她用手轻轻掀开盖在身上的布,爸爸满脸是血眼睛还大睁着。
爸爸,我回来了!……
她哭得山崩地裂,嚎得日月无光,眼睛里的洪水冲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喷涌而出,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变得煞白。
良久,詹小梅哭累了,斜着眼望见墙角那株孤零零的腊梅上,那是她和爸爸一起种下的。一阵风吹来,她似乎听见爸爸在说:小梅,迎着冰雪使劲地开,一开春天就会来。
小梅慢慢地站了起来盖好爸爸身上的布,爸爸的眼睛已经安详地闭下。
最黑的夜晚即将过去。


秦岭的夏日,天气闷热。山坡上爬行着一位小姑娘,穿一件补巴衣服,竹子编织的背篓高过了她的头。她握着一把明晃晃的镰刀正在割猪草。

她拼命地割,回去晚了妈妈又会对她一顿臭骂,她可不想天天被人骂来骂去。家里面只有爸爸对她好一点,姐姐哥哥都不跟她玩。有一次姐姐把她的脸都撕破了,还有哥哥动不动就揪她的头发,有一次还把她眼睛打肿了,妈妈永远一副死鱼眼,张口闭口就是骂的脏话,不是死就是挨千刀之类的恶语,詹小梅发誓有一天她一定去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结婚生子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割得正欢,不小心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仿佛有一条冰冷的舌头撩过她的脚踝,毒蚂蚁一样地蛰了一下,脚下一疼一麻就向山下滚去。
她呼吸变得局促,想要爬起来却脚下无力。一个闪电过后,豆大的雨顷刻砸下来,砸在人脸上生疼。
爸爸打着雨伞出来接她,一直找到沟里才看见满身泥水的她。爸爸脱了他的衣服披在周欣的身上,崎岖的山路上,他迈着急促的脚步,呼出的热气一阵一阵地拂过她的脸庞,她觉得很温暖,她想睡觉,爸爸一个劲地叫她:不要睡。后面又听到一个声音:死鬼,就在二毛那里去哈,那里便宜……
二毛是山下的赤脚医生,治疗蛇毒很也不错,可惜今天出去采药去了,听说要好几天才回得来。
筋疲力尽的爸爸只好背着詹小梅又往更远的乡镇医院赶。
挨千刀的,把我身上的钱拿着,就这点钱你看着办哦。
到了医院爸爸已经站不住了,身上的水一直往下淌,也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医生说,幸亏来得及时,不然小姑娘的命都保不住了。


回到主人家,男主人变得格外亲热,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好菜,还拿出来一瓶红酒出来给詹小梅也倒了一杯。詹小梅说我不会。
主人说这酒是俄罗斯葡萄酒,今天他们去俄罗斯旅游去了,特意给他买的,要好几千块钱,你就尝尝吧。
詹小梅心里苦,也想喝一口,就答应了。
她轻轻地喝了一口,酸酸甜甜,说不上好喝还是难喝,只是口渴就权当饮料吧。
她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喝到最后似乎变苦了,苦得她眼泪直流。
男主人就把她揽在怀里。
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做你的哥哥。
詹小梅想哪里有这么老的哥哥,爸爸这个词也只存在于过去。
她起身想回卧室休息。站起来头却感觉天晕地旋。男主人抱着她进了屋,开始脱她的衣服,脱了外衣又去脱她的内衣,她感觉有点不对,想用手抓住自己的内衣却早已被脱下。那个贪婪的男人在她身上不停摆动,此刻她就是那一瓶新开的“女儿红”,慢慢地被他吸干了。


詹小梅睡了平生第一个懒觉,起来的时候周身酸疼。男主人正在阳台上健身,大肚子一抖一抖的像个孕妇。早餐已经做好,但她没有胃口。她想出去透透气,男主人一把拽住她,像拧一只小鸡一样把她扔在沙发上。一双大手在她胸脯上揉来捏去。
别这样,我要叫人了。
你叫啊,看我不打死你。
你敢,警察会抓你的。
警察?哈哈,看他们信你还是信我,我的同学就是警察局长。
詹小梅看强都不行,突然装肚子疼,疼得死去活来。这把男主人吓住了,骂骂咧咧只好送了她去医院。
晚上,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越走越远,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记得回家的路了。这个城市不是她的家,她只想回她乡下的家。
夜色根深了,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詹小梅有点害怕,就蹲在路边哭起来。
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她。
不要动我,滚!
她扭过头,一个30多岁的男子穿一身灰色工服骑一辆破踏板车。
你去哪里?我送你回吧。
詹小梅只是摇头,不开口说话。他觉得男人都不可靠。
男孩伸手过来想要拉她起来,她惊恐地跑开了,刚要过马路,车灯一闪她就倒下了,就像梅花断了一个枝丫。


醒来的时候,詹小梅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想起来活动一下,刚一用劲就好像扯住了哪条筋,不由得叫了一声疼。
趴在床头的男孩醒了。
别动,你脚上还打着石膏。
詹小梅憋了半天,还是不得不说。
我想上厕所。
医生说你的脚暂时不能用力,我背你过去。
男孩把她抱起来坐在床边,然后蹲下让她双手搂着自己的脖子。
她伏在男孩的背上就想起了爸爸,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我弄疼你了吗?
没有,眼睛进沙了。
男孩笑了一下,心想:傻丫头,撒谎都不会。
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冬阳就可以了。
詹小梅的心里好像真有一股暖流涌进来。


詹小梅想出去透透气,就拄了根拐棍,陈冬阳怕她摔着就用手扶着她。
他们来到医院的花园里,今天阳光真好,虽然这个季节没有什么花,但心情好就是春天。
詹小梅觉得跟前这个男孩还算不错,虽然年龄大了一点。病房里的人都以为他们是情侣,她摇头说不是。他们就说肯定是兄妹,她没有摇头也没点头,他对哥哥这个词比较淡漠。她只记得小学有个叫夏小雨同学对她很好,总是给她好吃的,有谁欺负她他就会保护他,她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詹小梅觉得她心中的另一半应该是夏小雨和陈冬阳的结合。
我们唱首歌吧
唱什么?
幸福在哪里。
好吧。
詹小梅唱歌的时候很美,陈冬阳觉得她不当歌手可惜了。他听得如痴如醉。
哟,这是谁呀?百灵鸟啊。
一个粗壮的声音飘了过来,这个声音很熟悉,詹小梅吃了一惊,扭头看见黄大牙向他们走来。
我们走……
黄大牙张开双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小情人,怎么了?要不要我来服侍你呀。
你……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莫装处嘛,今晚上我请你喝红酒。哈哈哈哈
詹小梅气得眼泪直流,准备用拐杖打黄大牙,没想到自己不小心失去重心摔倒了。
你是哪个?跟我滚远点!陈冬阳觉得这个男人确实不是好东西。
关你屁事,小杂种,一边去。
黄大牙弯腰想去扯詹小梅,陈冬阳捡起拐杖就干了下去,刚好打在黄大牙的头。黄大牙扑通一声就倒下了,陈冬阳吓得脸色煞白,不会死了吧,他不敢多想。
黄大牙在地上躺了两分钟,摸了一下头发现自己头破了,就打了一个电话。
派出所的人来了,把黄大牙和陈冬阳都带走了。
过了很久,陈冬阳回来了,脸上青一块的紫一块。
我们出院吧,黄大牙说明天还来找你算账。
他们怎么放你回来了?
黄大牙叫我赔钱,我说没有,干脆你打我几拳。
詹小梅觉得确实不能待在这里了,一是不想又碰到黄大牙,再说现在身体已无大碍,回去休养省钱一点。

十一
陈冬阳的工厂效益不好,开始大量裁员,他失去了宝贵的工作。
陈冬阳这几天心情越来越烦躁。失去工作让他感到了危机,找了好几天了,工作还是没有着落。
陈冬阳从外面回来,心力交瘁,看来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才晚上八点,陈冬阳说我想睡了。看着他闷闷不乐的样子,詹小梅心里难受。
我知道你苦,我心里也苦,何不我们出去喝酒,喝醉了烦恼就没有了。
詹小梅拉了陈冬阳来到楼下,点了两个菜和几瓶啤酒。
来,干杯!
陈冬阳勉强举起杯,眼睛朝天看,星空璀璨,唯独他和小梅还活在一团阴影中。在群星的周围他看到无数的尘埃,就像他轻得不能再轻小得不能再小。但星星之所以明亮,那是心中有光,星星之所以强大,是自己心里强大。他这么想就开始振作起来。
詹小梅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要不我们来唱首歌吧。
唱什么?
爱拼才会赢!
好!来,为我们的明天干杯!

十二
詹小梅起来的时候,陈冬阳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詹小梅觉得陈冬阳是个好男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她,除了没有多少钱,长得没有那么帅,也不太年轻,其他的还算不错。她掰着指头又数了一下他的优点,大致五五开。她想女人都是站在十字路口看男人,有些人看到了男人的优点,有些人却老是盯着男人的缺点不放。
詹小梅吃了两口饭,突然恶心起来,急忙跑到厕所里,一口清水就翻涌上来,刚吐完又一口清水翻涌上来。
怎么了?去医院看看吧。
医院里人很多,陈冬阳不知道还给她挂什么科,他想了一下,女人生病不是妇科吗就挂了一个妇科号。
医生问了詹小梅结婚没有,詹小梅摇摇头。
又问有男朋友没,还是摇摇头。医生也摇了摇头。
唉,现在的年轻人太不自重了。
陈冬阳觉得这医生话里有话。
谁不自重了?生病不是很正常吗?
这个小姑娘怀孕了。
不会吧,你是不是打胡乱说哟。
听你口音好像四川人,这姑娘是你什么人?
到底是什么,陈冬阳也说不清楚。
詹小梅说是我朋友。
那就对了,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敢承认,算什么男人。
陈冬阳怒了:这个跟我没关系!
詹小梅红着脸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医生,孩子是我的你们别为难我。都是我做的孽!呜呜……
詹小梅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想到可恶的黄大牙,想到自己出生,詹小梅决定不要这个孩子。

十三
詹小梅记得三岁的时候,她爸爸和妈妈吵架,吵得很凶,就是为她。爸爸最后屈服了,把她送到河北一个亲戚家去了,在河北养父脾气很暴躁,喝醉了就打人,常常把詹小梅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有一次,詹小梅牙疼,养父也不带她去看病,就把四环素给她吃,牙是不疼了可牙却坏了。爸爸听说后又把她接了回来,她唯一可以依赖的只有爸爸。妈妈骂她,她就躲在爸爸身后,哥哥打她她就跟爸爸告状,姐姐欺负她她就跟爸爸诉苦。他觉得世上只有爸爸好,爸爸说他不是她的亲爸爸,是隔壁村一个张姓男子送给他的。爸爸说只要你开心,以后长大了你可以去认你的亲身父母。詹小梅说我不想认,你就是我的亲父亲。
詹小梅身体很虚弱,也许是月子里营养没跟上,本来瘦小的身体更瘦,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到九霄云外。她觉得应该把实情告诉陈冬阳,自己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如果他不能接受她就离开,天下这么大,总有一个自己的容身之处。有几次詹小梅都话到嘴边,陈冬阳就叫他闭嘴,他说不想知道,或许他是对的,知道又如何,每个人都有一点小私密,好的不好的都让它烂在心里吧。
詹小梅想着想着又睡着了,爸爸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递给她一颗糖说:吃了它,日子就不会苦了。
爸爸,你哪里来的钱?
昨天是谁掉在我门口的。
你不是说捡到钱要交给警察叔叔吗?
对,不管多穷,我们都应该靠自己的双手,说不定丢钱的人正在发愁呢。都是我不好!
爸爸打了自己一耳光,不小心把脸打烂了,鲜血直流!
爸爸!爸爸!爸爸你怎么了?!
小梅!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醒来的时候,陈冬阳下班已经回来了。

十四
詹小梅觉得很久没有去给爸爸烧纸钱了,爸爸不会怪她吧。
詹小梅买了一大捆纸钱,心里盘算着要是换成这个厚的一捆人民币该是多少钱呢?几十万?几百万?反正她没看到过这么多,爸爸应该也没看到过这么多,爸爸看见了一定会很开心吧。

去往爸爸坟茔的路杂草丛生,路都看不见了,小梅一路走一路拔,手都拔出血了。
爸爸的坟前果然掉了几张人民币,被露水打湿得几乎一揉就烂。
看来妈妈哥哥姐姐平时也很少来给爸爸烧纸,詹小梅觉得爸爸坏可伶,甚至比自己更可伶,想到这里忍不住眼泪掉下来。
今天是个赶集日,路上的人开始多起来。过路的人看见有人在烧纸,都叽里咕噜说着什么。
詹小梅想赶紧烧完回去,一个六十左右的男人
穿一件貂皮大衣,脚上的皮鞋擦得油亮。
是张小梅吗?
你认错人了吧。
哦,你应该叫詹小梅。
你怎么知道?
我是你爸爸呀。
我没有爸爸,这就是我爸爸。詹小梅指着坟堆说。
我真是你爸爸,原来家里穷,妈妈生你的时候难产去世了。我没办法就把你抱给隔壁村的老詹,那时他老婆刚好也生了小孩,你就是吃她奶长大的。送走你之后我就去南方打工搞建筑,后来做了包工头,日子一天比一天好。现在年纪大了也不想做了,工程队是你哥哥在管。我现在住在镇上,哥哥结婚了一家人住在县城里。等下去我那里,我开车带你到处玩玩……
不用了,我没时间。我过得很好。
詹小梅边说边走,那个男人苦笑了一下,开车扬长而去。

十五
詹小梅想出去找工作,没有文凭很多厂都不要,她饿了就找了一家饭馆坐下来。
吃点什么?有炒菜蒸菜面条水饺……
来碗面条就了可以了。
诶,你好像是那个谁?詹、詹小梅吗?
你是……你不会是夏小雨吧?
就是就是!
夏小雨一个劲地盯着她看,詹小梅有点不好意思。
小雨哥,你现在还好吧。
还好,我在这里帮厨。以前做过保安,我们有好多年没见了。
你怎么不去学点技术?
我笨,怕学不会。
哦……詹小梅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现在在干嘛呢?
我也想找点事干,唉!不好找。
好像我们这里招服务员,我去帮你问问。
詹小梅穿上服务员的衣服还挺好看,夏小雨眼睛都看直了。他心中的女神又出现在眼前了。
记得小学毕业聚会,同学们把他俩推在一起,夏小雨的嘴唇不小心碰到了詹小梅的脸颊。
在一起!在一起!哦……
詹小梅脸红得像天边的两朵彩云。

十六
詹小梅忙碌了一天,换好衣服就准备回家,夏小雨叫住了她。
小梅,等等。
什么事啊?
你好像没吃晚饭啦?
嗯,我胃口不好,想早点回家。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詹小梅摇摇头。
今天是你20岁生日,必须庆祝一下。走,我请你吃烧烤。
不会吧,我都忘记了,你怎么知道?
那天报名登记,我看过你的身份证就记住了。
谢谢你,小雨哥,冬阳还在家等我呢。
夏小雨脸上露出一丝不快,很快又恢复了笑脸。
既然你叫我哥,做哥的请客自然不过了,哥今天高兴,再给你订做一个生日蛋糕。不许说不,不然以后都不要叫我哥了。
想到夏小雨以前的好,詹小梅也不好推辞。
小梅,这是你最爱吃的烤鱿鱼,还有藕片,还有很多,尽管吃。
詹小梅很久没有吃过烧烤了,开始大口吃起来。
夏小雨给她倒了一杯葡萄酒。
来,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年轻漂亮!干了!
詹小梅喝了一小口。
说好的干了,你太不够意思了哈。
她勉强喝完,夏小雨又倒上一杯。
为我们的重逢再干一杯,干!
詹小梅憋了一口气把二杯喝完了,打了个饱嗝,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头开始也有点飘了。
夏小雨又倒了一杯。
这杯酒代表我们的友谊,友谊比什么都贵,什么金山银山,什么高楼大厦,什么奔驰宝马都靠边去,我们的友谊比天高比海大对不对?来,干了这杯酒,来世还是好朋友!
詹小梅有点喝不下了,夏小雨突然跪在她的面前,酒杯举得高高。说实话,你就是我的女神,读书的时候为你打架,以后只要你不嫌弃,我还给你当牛做马……
詹小梅感动得落泪了。
小雨哥,啥也别说了,我喝!
詹小梅闭着眼睛咕咚咕咚一杯酒就下肚了,她觉得房子在旋转,坐也坐不稳了。
小,小雨哥,我,我们回吧。
詹小梅刚站起来就一头栽倒在夏小雨的怀里。
夏小雨怎么带她到旅馆的她也不清楚了,进了屋詹小梅就哇哇地吐了起来,一吐又清醒半分。
这是哪里?我要回家。
夏小雨从后面搂着詹小梅的腰,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放开!放开!再不放我叫人了。
小梅,我喜欢你……
不能,我只当你是我的哥哥,你放开,不然我一辈子都会恨你的。
夏小雨还不想松开手,詹小梅又抓又咬,原来女神发怒了是要吃人的。
詹小梅跌跌撞撞地在大街上走着,街上下着小雨,她觉得身上很冷,心里更冷。
詹小梅回去的时候,陈冬阳还没睡觉,饭菜都凉了,摆着一个大蛋糕,蛋糕上面写满了祝福还画了一个红色的心。
小梅,怎么这么晚?
今天有人请我吃烧烤,错过了公交车,走路回来的。
陈冬阳看詹小梅衣服湿了,就去找一件外套给她换上。
詹小梅虽然觉得陈冬阳嘴有点笨,但还是很贴心。
你帮我脱吧。
陈冬阳伸手过来脱詹小梅的衣服,她假装站不稳,陈冬阳急忙把她抱住,她也抱住陈冬阳,她觉得抱着他很温暖。

十七
陈冬阳的母亲生病了,家里催得急,他匆忙赶回家去了。
詹小梅闲得慌,又去找工作,找到了一家宾馆做服务员。
晚上,有个姓黄的老板入住,她把房间收拾好准备出去,黄老板问这里有没有小姐,詹小梅说没有。

黄老板问她做不做特殊服务,詹小梅问做什么,黄老板说很简单,就是帮他搓搓澡,给他暖暖被子,事成给1000块服务费。
詹小梅虽不完全明白,但从他色咪咪的眼中读出了他欲图不轨,就要离开。
黄老板关住门不让出,詹小梅急了就打了他一耳光。
黄老板见硬的行不通,说:我要给你们经理打电话,说你服务态度不好,把你辞退了。
经理过来了,见到黄老板就毕恭毕敬。
叔叔,是你哟。
幺妹,就是这个,哪里找的服务员?你换一个机灵点的嘛,这样的留着干啥!
詹小梅抬头一看,经理她也认识,原来是黄大牙的女儿黄小丫。
詹小梅正要解释,黄小丫示意她闭嘴。
叔叔,我去跟你找个懂事的来,你先休息一下。你,跟我到办公室来。
小梅,我妈妈去世了。谢谢你照顾她那么久,临终前还在念叨你呢。你怎么不辞而别了?
詹小梅欲言又止。
是不是因为我爸爸……
詹小梅点点头。
他真的那个你了?
詹小梅红着脸,眼泪流了下来。
黄小丫把她搂在怀里。
唉,我们两个都是苦命的人啊。
原来黄小丫在她年少懵懂的时候也被黄大牙给侵占了,黄小丫恨死了她爸爸,也对男人失去了兴趣,决定独守空房一辈子。

十八
陈冬阳回来了,脸色有点憔悴,詹小梅问伯母还好吧,陈冬阳说不怎么好,就是想见见你。
詹小梅也很想去四川看看,他们踏上了回乡之路。
一大早出发,从西市到康市转车到达市再转车到竹县,最后再坐车到石镇,还没完,再坐五块钱的摩托车才回到陈冬阳的老家,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詹小梅本来就晕车,经过这么一折腾,觉得自己像丢了半条命。
龟儿子,打你妈几年工钱没挣到几个卵子钱,婆娘也没耍到,专门给你说门亲你还不乐意,不喊你回来你还怕不得回来,你妈活不到好久了,就盼你结婚生子,你个龟儿子哪门打算的?
我不是带回来了吗?
陈冬阳他爸睖了一眼詹小梅。
就她哟,人家怕还是个细娃儿,况且这么瘦风都吹得倒,以后能干啥?你把她养起哟。
老汉,你说啥子哟,现在又不是像你一样只守到几分田,打工还不是找钱。
找钱,找你妈个铲铲钱,回来就莫出去了,你妈妈没得人照顾,老子要去做木工,又要种庄稼,你准备把老子累死哟。
我不出去可以,那你得同意我跟小梅。
老子今天不想跟你扯,明天我还要去做木工。
陈冬阳他爸气呼呼地进屋睡觉去了。

十九
詹小梅说虽然她爸去世了,可毕竟还有妈妈,管她是亲妈还是养母,结婚的大事都得先让她知道,如果同意,顺便把结婚手续办了。
詹小梅和陈冬阳回到她的老家。詹小梅的老家在一个山沟里,两间低矮的瓦房显得破败不堪,屋前屋后杂草丛生,大门紧闭,似乎很久没有人住了。的确詹小梅的妈妈不在家,邻居说去她女儿家了。詹小梅一脸愁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幸好邻居女儿说她知道詹小梅姐姐的电话。
詹小梅联系上了妈妈,妈妈在电话那头不停地数落着詹小梅,什么不往家里寄钱,不打电话,死丫头现在晓得回来了。
詹小梅一个劲地赔小心,想到自己也不容易,眼泪就不停掉下来。
妈妈第二天终于回来了。詹小梅急忙收拾屋子,煮饭炒菜,妈妈的脸色似乎晴朗了些。
妈妈,我们这次回来是准备结婚的,这是陈冬阳……
哎呀,女大不中留,你看我都养了你20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爸爸去世了,姐姐出嫁了,哥哥游手好闲,说实话我不希望你去四川那么远的地方。唉,我的命苦,一辈子也没过上好日子,以后我的日子怎么过哟,我老了也找不到钱了,实在不行二回我就去敬老院算了。
妈妈一边说一边抹眼睛,不过眼泪却没看见滴。
陈冬阳听出了点什么。
妈妈,虽然我年龄是比小梅大不少,我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只要小梅愿意跟我,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我们以后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如果以后你真的老了就跟我们一起住,请你放心。
陈冬阳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凑了800块钱给妈妈。
妈妈,这点钱你先拿着,结婚时我再给你随个大礼。
妈妈接过钱,终于露出了笑脸,眼角的鱼尾纹堆得比皱纹还高。

二十
陈冬阳和詹小梅这几天忙着准备结婚用的东西,家里的房子也粉刷一新。
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詹小梅打了几次电话叫她妈妈姐姐哥哥早点过来,他们却还没有出发的迹象。
詹小梅确实不想坐车回去,陈冬阳一个人带着彩礼去了。
去到詹小梅妈妈家时也是天已黑尽。刚吃过晚饭,电话响了。
陈冬阳的妈妈病情突然恶化,住进了医院。
詹小梅妈妈听说亲家母病得厉害怕沾上晦气,坚决不跟陈冬阳走。陈冬阳一个人急急忙忙往家里赶。
医生说他妈妈熬不了几天,叫他们赶紧准备后事。陈冬阳觉得这个冬天怕是真的难熬了。
结婚的日子马上就到了,陈冬阳犹豫婚礼是办还是不办呢,他感到身心俱疲,白头发都冒出来了。
明天就是大婚之日,陈冬阳的妈妈今天病情有所好转,还吃了一小碗稀饭。她把陈冬阳和詹小梅叫到身边,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脸上开出两朵芙蓉花。
我儿能干了,我儿要结婚,我要回去,去跟医生说我回去两天,好了就不回医院,不好再回来。
陈冬阳妈妈回家了,第二天早上亲朋好友都来吃喜酒。
婚礼仪式正式开始了,陈冬阳去叫妈妈入场。

妈妈躺在床上,脸上还留着满足的笑容。陈冬阳叫了几声妈妈,妈妈的脸一直笑着,似乎把一生的笑都用完了。
陈冬阳没有哭,他觉得老人老了,自己应该努力给这个家多一些光明多一些温暖。

2019.2.19


作者简介:陈泓,本名陈中勇,四川省大竹县人,1977年出生。1995年开始写作,作品发多家杂志报刊,有作品获奖。著有诗集《情路之上》《一粒沙的梦想》,系四川省达州市作协会员。



QQ:258506508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                                    联系邮箱:xxx@.co.m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路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