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愁予诗选

1
发表时间:2020-11-25 10:30

港夜

远处的锚响如断续的钟声

云像小鱼浮进那柔动的圆浑……

小小的波涛带著成熟的佣懒

轻贴上船舷,那样地腻,与软

渡口的石阶落向忧邃

这港,静的像被母亲的手抚睡

灯光在水面拉成金的塔楼

小舟的影,像鹰一样,像风一样穿过……

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下午

啄木鸟不停的啄著,如过桥人的鞋声

整个的下午,啄木鸟啄著

小山的影,已移过小河的对岸

我们也坐过整个的下午,也踱著

若是过桥的鞋声,当已远去

远到夕阳的居处,啊,我们

我们将投宿,在天上,在没有星星的那面

水巷

四围的青山太高了,显得晴空

如一描蓝的窗……

我们常常拉上云的窗帷

那是阴了,而且飘著雨的流苏

我原是爱听罄声与铎声的

今却为你戚戚於小院的阴晴

算了吧

管他一世的缘份是否相值於千年慧根

谁让你我相逢

且相逢於这小小的水巷如两条鱼

小小的岛

你住的小小的岛我正思念

那儿属於热带,属於青青的国度

浅沙上,老是栖息著五色的鱼群

小鸟跳响在枝上,如琴键的起落

那儿的山崖都爱凝望,披垂著长藤如发

那儿的草地都善等待,铺缀著野花如过果盘

那儿浴你的阳光是蓝的,海风是绿的

则你的健康是郁郁的,爱情是徐徐的

云的幽默与隐隐的雷笑

林丛的舞乐与冷冷的流歌

你住的那小小的岛我难描绘

难绘那儿的午寐有轻轻的地震

如果,我去了,将带著我的笛杖

那时我是牧童而你是小羊

要不,我去了,我便化做萤火虫

以我的一生为你点盏灯

清明

我醉著,静的夜,流於我体内

容我掩耳之际,那奥秘在我体内回响

有花香,沁出我的肌肤

这是至美的一刹,我接受膜拜

接受千家飞幡的祭典

星辰成串地下垂,激起厝间的溢酒

雾凝看,冷若祈祷的眸子

许多许多眸子,在我的发上流瞬

我要回归,梳理满身满身的植物

我已回归,我本是仰卧的青山一列


郑愁予,本名郑文韬,祖籍河北,1933年出生于山东济南。15岁开始创作新诗。1949年随父至台湾。毕业于新竹中学。1955年在台湾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梦土上》。1956年参与创立现代派诗社。1958年毕业于台湾中兴大学。曾在基隆港务局任职。1968年应邀参加爱荷华大学的“国际写作计划”,同年获“第二届青年文艺奖”。1970年入爱荷华大学英文系创作班进修,获艺术硕士学位。1985年获耶鲁大学无限期续聘,曾应聘为“中国时报文学奖”决审委员,1990年至1992年任台湾《联合文学》总编辑。2003年接受美国加州注册世界文艺学院荣誉学位。现旅居美国,任耶鲁大学东亚文学系教授。

文章分类: 名家诗词
分享到:
首页          策兰文化传媒网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网址:http://kongmengwenhao11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