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天文散文:《童年回忆》

作者:祝天文来源:孔孟文豪网

微信图片_20200711104707.jpg


童年回忆(散文)

作者:祝天文


日月如梭,光阴荏冉,转眼之间,我已由美好欢快的童年时代,步入了奔六之列,每当看到幼儿园的小朋友在一起玩耍,做游戏之时,使我不尽想起了我的童年来了。

童年,不管是幸福,还是痛苦,是欢乐,还是辛酸,在每个人的记忆里,也许都是难以忘怀的!即使你现在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长者,或者是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有时候,那童年时代的种种情景,还是会出现在眼前,浮现在你的脑海里,而且它总是带着一种诗的光辉、梦幻的色彩,和一种奇异的激动人心的力量,震撼着你的心灵……

我的童年是美好的。

我的老家在皖西北古城细阳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庄上。往北走上几里路就是河南郸城县的地界啦,周围十几里地才有集镇,村里住着的大都是纯朴、善良,而且是老实巴结的农民,他们祖祖辈辈都面朝黄土、背朝天,只知道种庄稼,念书的人很少。祖父就是他们之中的一个,但是倒念过两年私塾,懂得一些诗文。记得小时候,他曾教我什么“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人子初,性本善”之类的话,仰脸歌背过不少,但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忘却了。到了我父亲这一代,上洋学堂的才多起来,已经有几个“发迹”的啦。有的在外县当了政办主任、组织部长、也有在外省当了革委会主任。父亲虽然在本县百货公司当了个职员,不能和他们诸人相提并论,但在我们周围几个村子也算小有名气,自然是因为那时候物资匮乏,父亲为照顾乡邻,为大家办了不少有益的琐碎事。为东李庄买个轧花机,为西张庄买个打面机,为北宋寨买个架车子,为南李楼谁家买个自行车等等很多很多……。同时也给我的童年带来了不少好处。因而村上年岁一样大或者大一两岁的孩子,都喜欢和我在一起玩耍。而其中玩的最好的要数平新和刘锁。

我们三个可以说是形影不离。无论是拾柴禾、割草,还是做游戏,我们三个都在一起。那时候农村孩子做游戏,主要是“发兵过营”、“老鼠钻十八洞”、“杀羊羔”、“藏猫猫”、“老猴看白菜”、“斗鸡”等。夏天,我们便一起在村南地的小河沟里摸鱼,说是摸鱼,其实什么也摸不着,大家不过是在水沟里胡乱地闯一通,而后便从水里捞出污泥,爬到岸上,从头到脚,浑身涂地都是,然后各自命名什么“小鬼”、“小叛”、“牛头马面”之类,做出一些让小伙伴们发笑的鬼脸,大家纷纷大笑一回了事。……

秋天是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冬天自不必说。冬天哪时候冷得出奇,特别是三九天,下了大雪之后,天气越发的冷啦,雪下得有时会齐腰深,河里结的冰有尺把厚。如果这时候你出来走走,脸、鼻子、手、脚会冻得发疼,象猫咬似的。

尽管如此,然而年是不能不过的。过年是我童年最愉快的日子。除夕之夜,我们几个小伙伴是不会睡觉的。吃过年夜饭,大家叫到一起,或到谁家乱乱新媳妇,或是听老年人讲过去稀奇古怪的故事,在里面奏奏热闹,直到外面“开门炮”鞭炮一响,大家一起出去拾炮。农村里放炮不象城市那样简单,能表示欢乐的意思就行了。农村里放炮则隆重得多。一般是放过“开门炮”之后,主人慌忙摆上供菜,满桌都是,什么“供鸡、大馍、枣山、肉头、白菜心”之类,下面开始上香,祭拜、点纸敬神,直到厨房里下好饺子,快喝汤了(农村把这顿饭叫喝汤,)主人方把大鞭炮掂出来,系在头天晚上拴好的绳上,开始放炮,每每如此,要等一个多小时,叫人心烦意乱,怪难受哩。

除夕一过,大家把各自拾的炮都拿来,剥开,倒出炮药来,装进小玻璃瓶里,再安上捻子,点着看刺花,好看极了,但是不巧有一回竟烧着了我的脸,父亲说啥也不叫再玩那东西啦,说是太危险,大家都很扫兴。

……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风吹绿了大地,天气一天天变暖起来,杏花、桃花、梨花等各种花争相开放,争奇斗艳,微风吹来,阵阵花香扑面而来,泌人肺腑。

“我们放风筝吧?”刘琐忽然提意。“好、好,”我和平新异口同声。于是大家找来牛皮纸、竹篾子,开始做风筝了。先把竹篾子削得薄薄的,扎成五角形式,再用事先打好的浆子把纸糊上,一个大风筝便做好了,我们又找来细线,缠成线蛋,于是大家一起到野地里放风筝了。

我们在田野里奔跑起来,身后风筝越飞越高,线也渐渐地放完了。我们便停下来,俯卧在土地上,把线盘插在地里,仰卧在地上看风筝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随风飘荡,心里格外高兴……

蓝色的天空是那样地辽阔,那样地深邃,一片片白云从我们头上慢悠悠地飘过。阳光照射着它,仿佛给它镀上了一层晶莹透明的花边。我们的风筝要是能飞到云彩上多好,唉,要是线绳再长一点就好了……

风筝一会儿在云彩下飘飞,仿佛神话中的仙鹤在翩翩起舞;一会儿又一动不动,就好像懒洋洋的老鹰,在天空中展翅休息……

我刹时觉得自己一瞬间变成一只风筝,随风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遨翔,一切都那么地悠闲自在……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有一种暖洋洋地感觉。我们俯卧在地上,让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大地的胸堂之上,我似乎真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和大地母亲低低絮语……

童年呵,你就是这样以五彩缤纷的印象闯进我沉思的记忆里;你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让我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仍然历历在目,倍感亲切……

童年,让你作为一种最美好的记忆,永远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吧!

祝天文《中国书画市场报》主编、主任记者

文章分类: 散文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