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汉语回文诗是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枝奇葩

发表时间:2021-10-24 17:00作者:任茜

汉语回文诗是一种雅趣横生、妙不可言的诗体。它从头至尾往复回环,读之成韵;顺读倒读,回旋反复的诗更多。


汉语回文诗具有其他诗体不能具有的独特的结构特点,它有多种形式,如“通体回文”“就句回文”“双句回文”“本篇回文”“环复回文”等。其中,尤以“通体回文”最难驾驭,有人把这种形式的回文诗称作“倒读诗”,认为它是回文诗中的绝品。

汉语是分析型语言,缺乏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这是产回文诗的宏观背景另外,古汉语没有标点符号,这让回文诗作表现的更加富有文学色彩。由于回文诗独特的结构,创作的难度可见一般,它的魅力更是其他文学作品无法比拟的。

例如宋代大文豪苏轼(1037-1101)的《题金山寺》: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捕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槛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鸥轻。

把它倒转来读也是一首完整的七言律诗:

轻鸥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捕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这是一首内容与形式俱佳的“通体回文”诗,生动传神地写出了镇江金山寺月夜泛舟和江天破晓两种景致。顺读、倒读意境不同,可作为两首诗来赏析,如果顺读是月夜景色到江天破晓的话,那么倒读则是黎明晓日到渔舟唱晚,新意翩来、换了人间。

汉语回文诗中,最为出名的要数清代女诗人吴绛雪(1650-1674)的《咏四季诗》。该诗为:《春》诗: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夏》诗: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秋》诗: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冬》诗: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它可以派生出四首七言诗:

《春》

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夏》

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日月长。

长月日凉风动水,凉风动水碧莲香。

《秋》

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浅水流。

流水浅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

红炉透炭炙寒风,炭炙寒风御隆冬。

冬隆御风寒炙炭,风寒炙炭透炉红。

它还可以派生出四首五言诗:

《春》

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

明月夜晴春,弄柳岸啼莺。

《夏》

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

长日夏凉风,动水碧莲香。

《秋》

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

流水浅洲沙,宿雁楚江秋。

《冬》

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

冬隆御风寒,炙炭透炉红。

这些由派生而来的回文诗,很有韵味,意境极佳;要说《咏四季诗》的魅力和影响力,如今湖南桃花源向路桥有《咏荷花池》诗碑,浙江温州雁荡山维摩洞、广西阳朔莲花岩、乃至湖北荆州花鼓戏《站花墙》,都引用了这首四季回文诗,可见此诗之妙之趣。

汉语回文诗在创作手法上,突出地继承了诗反复咏叹的艺术特色,来达到其“言志述事”的目的,产生强烈的回环叠咏的艺术效果。有人曾经把回文诗当成一种文字游戏,认为它完全没有艺术价值;实际上,这是对回文诗的误解。

不过,具有妙趣横生和意境深邃的回文诗在当代已较为罕见;这与它难以创作有关,也与人们对它的认知有关。当代诗人周仪荣先生曾经指出,回文诗虽无十分重大的艺术价值,但不失为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枝奇葩。笔者认为,他的这一观点道出了回文诗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虽然汉语回文诗带有一定的文字游戏的性质,但它构思巧妙,手法独特,音韵和谐,字句凝练,整齐优美,妙趣横生,是中华诗苑中的绚丽奇葩。工作之余、茶余饭后,偶尔读几首回文诗,会令人情趣盎然和陶醉神往。读诗心闲,不妨一试!

/任茜(作者单位:南昌大学人文学院)

QQ:258506508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                                    联系邮箱:xxx@.co.m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路XXX号